【团风名人】熊十力

  • 发布时间:2017-05-13 10:36:52
  • |
  • 作者:ag怎么刷流水|优惠
  • |
  • 阅读次数:50次


20170513103640_k59h59ftl3.jpg

 

熊十力(1885~1968),名继智、定中、升恒,号子真,中年以后更名十力,晚年自号漆园老人。上巴河镇熊坳张家塆人。

其家境贫寒,父亲为塾师,熊八、九岁还为邻家放牛,10岁才随父就读,极为勤奋,深得父亲喜爱。12岁时,父病故,遂辍学,仍为牧童。他酷爱读书,放牛时手不释卷。

熊对清廷的腐败政治不满,立志改革社会。15岁时投武昌新军第三十一标当兵。白天出操,夜晚自学,诸子百家一气贯通。后考入湖北陆军特别小学堂。学堂规定操课在校,住宿在营,因此与各兵营士兵接触频繁。常在同学中揭露清庭的腐败,借以激发其革命热情。曾写短文咒骂鄂军统制张彪,张十分气愤,耿耿于怀。

清光绪三十二年(1906年),熊在武昌联合军学界有志之士,成立“黄冈军学界讲习社”,又经何自新介绍加入日知会。熊所主持的黄冈军学界讲习社也随之成为日知会的外围组织。是年秋,熊积极响应湖南萍醴暴动。事败,张彪严令逮捕他,幸得蓝天蔚暗中通讯,得以先期亡命于施南诸山中。黄冈军学界讲习社被张查封。事稍缓,熊回黄冈,在乡间教书。

辛亥武昌首义,他先参加光复黄州的活动,后赴武昌任湖北都督府参谋。季雨霖等设日知会记录所,编日知会志,由熊任编辑。未及成书,因二次革命失败而停止。转赴江西,躬耕自给,仍不废学,后仍回乡教私塾。1917年,孙中山发动护法运动,他欣然奔赴广州投入革命。护法运动失败,全国陷于军阀混战。熊决意退役回乡,从事哲学研究,此时着有《熊子真心书》,蔡元培为之作序,评价甚高。1919年去天津南开中学任教。这年暑期,熊赴北京与梁漱溟结成深交。次年,梁访南京支那内学院,向欧阳竟吾大师请教,并力荐十力入院攻读,于是熊辞去教职,从师欧阳竟吾。他专心研读佛学,夜以继日,于法相宗有所彻悟。欧阳竟吾精唯识宗,造诣较深,熊很佩服。但在学术上与欧阳有异。撰着他的哲学代表作—《新唯识论》以难之。欧阳竟吾授意门下刘定权作《破‘新唯识论’》,熊复作《破(破‘新唯识论’)》而争。嗣后分道扬镳,各执一说。熊独立门户,在南京讲授新唯识论,听众云集,轰动南京。当时驰名中外的大学者章太炎,不顾年迈体弱,从上海赶赴南京听其授课。听完后,感慨称赞:“吾曾以为中国无人懂唯识论,今听汝讲,才知吾见偏颇”。这时他编着了《佛家名相通释》、《因明大疏删注》等书,为后学之津梁。1922年,蔡元培校长聘请熊为北京大学特约讲师。

1937年抗战爆发,自北平逃出,住团风粮道街,后入蜀,隐居重庆缙云山。中央大学哲学系曾请他讲学。他在重庆与董必武、周恩来过往甚密,对中共的统战政策尤感倾服。1943年8月,蒋梦麟校长聘请熊为北大文学院教授(在昆明)。

抗战胜利后,他应邀到武汉讲学。蒋介石收买文人,曾多次派人送去巨金,熊为此大怒,拒而不受,并将来人逐出门外。在此期间,还为李翊东(即李西屏)写的《辛亥武昌首义纪事》和居正写的《辛亥革命札记》(《梅川日记》)作序。

1949年10月,中华人民共和国刚刚建立,根据毛泽东主席的指示,董必武、郭沫若即电请他回北京共商国事。后被选为全国政协二、三、四届委员。党和国家领导人毛泽东、周恩来、董必武、陈毅,以及徐特立、林伯渠、郭沫若等,都很关心他,常与他谈论学术,更加激励他努力从事中国哲学研究,潜心着述。他虽保留北大一级教授名义,但长居上海,先后撰有《原儒》、《体用论》、《明心篇》等哲学着作,较系统地阐述其哲学思想。其基本哲学思想是体用不二,即用见体、意识与存在为一的哲学观。他的巨着:现代新儒学的主要代表作《原儒》,指出秦以前的儒学有反封建反帝王独裁的特点,故有秦始皇焚书坑儒之祸,汉以后的儒学被帝王篡改,以利其统治,非真正儒学。这一着作传布欧亚,影响深远,受到国际学术界的重视。1970年英《大不列颠百科全书》称道:“熊十力与冯友兰为中国当代哲学之杰出人物”。

1968年5月23日,因受“文化大革命”的迫害与摧残,在上海逝世,终年84岁。1971年9月,亲属将其骨灰运回黄冈故里安葬。1979年4月,上海各界隆重举行追悼大会,为他恢复名誉。80至90年代,海内外多次举行熊十力的国际学术研讨会,海内外专家、学者一致公认熊十力创立的新唯识论哲学体系,博大精深,影响深远,是20世纪中国最具创造力、最具影响力的佛学家、哲学家,也是一位具有世界影响的思想家。